有時候故意老遠搬這一罐,才顯得珍貴

我頭毛因為又染又燙又長,早就已經沒藥可救,所以就只是用著平常的洗髮步驟,用兩次洗髮精,再用一次潤髮乳,若時間夠的話,便塗個護髮霜,趁著洗澡的熱氣護髮,實在不想每次去剪髮時,都要一直被叫去護髮這樣

後來碰到他。第一次坐他後面時,隱約有聞到他頭髮的味道,那味道是溫暖的牛奶味,讓人很想抱他,結果在下坡時,他真的叫我抱他以策安全,我便偷偷地躲在後面,聞著他的味道。對味道一向很敏感,雖然喜歡男生擦香水後成熟男人味的氣氛,但也很喜歡那種洗完澡了,頭髮與身上所散發出的香味

自己歸納出一個理論喜歡那個人,他的味道就如同吸引我的費洛蒙一樣,再怎樣可以接受。而當不喜歡了,也就沒有感覺,甚至厭惡了起來

我是如此地貪戀他頭髮的香味,以及他有肉的身軀,所以跟他講話,總是說著:好想抱你,聞你頭髮的味道喔!
或者是"好想摸你肚子的肉"這樣,他總是不改他冷面笑匠的本色,說著:自己去買一罐牛奶護髮霜就好啦!可以天天聞! 或是 "妳自己摸妳肚子就行啦,還更多肉”。就在這樣的味道與擁抱中,我因為他頭髮的味道而迷惑,而有了不該有的熱情

就好像我大學時的感情,就這樣無疾而終,我也不能怎麼辦,因為這已經不是我盡力就能成功的事情。也早跟他說過我很容易投入感情,真的很想叫他提醒我的,但是我想,他可能又會很理性地說我並不能控制你的自由意志

8月初回南投家的時候,照往例去了東妮批發逛逛,看到他用的這罐110元的牛奶護髮霜,雖然知道台北也有,但還是買了,帶著它大包小包地回到台北

用著它的時候,我可以開始思考我為何喜歡這個味道
我剛剪的呆頭  XD


world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