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我很難過很難過的日子,因為父親在這天過世,到今年已經是第十四個年頭了。
渾渾噩噩地過生活,偶爾碰到這天,我都會有種突然被嚇醒,再開始悲傷的情緒存在。
記得大三時,我還在跟長得像秦偉的老鼠男約會,結果一想到是ㄟ~今天是9月10日,我還在跟這爛男人浪費時間,好對不起我爸喔!

我當場就哭了出來。

所以偶爾,我的前男友會陪我度過這個日子。

少了六年的愛情陪伴,今年是我久違的,要獨自去面對。

巧合的是,跟百荒去吃早餐時,她推薦給我一本書,菊兒胡同六號, 告訴我說,書中一直出現作者爸爸的影子喔。

作者在父親過世之後,檢視自己的工作人生,努力要尋找生的勇氣。她當作是在對父親說話,回顧了廣告工作和個人生命交集的地方。
看書速度很快的我,也一樣今天就看完了,卻邊看邊流下淚來。

我無法對父親說出太多的話。因為我一事無成。我只充滿著疑問。

周遭有許多單親的朋友,大部份都是父親先過世的,因為年齡所能承受的不同,各自用不同形式在懷念與記憶。
因為相似性,就這樣熟識了起來,偶爾難過時,互相舔個傷口,平常也很少提及。

在忙碌的國三上課時光中,父親突然遠離,我來不及思考,就被推上去擔任起家長的角色。

常常覺得,我的記憶停留在那時候,我的靈魂也留在那邊,只有肉體徒增衰老。

我不如作者般優秀,儘管再兩年就三十了,在工作上並沒有特殊成就,夜裡還常常悲傷的想要否定生命的意義,卻因為責任與不想讓我媽傷心又撐了下來,
我很難把這些都告訴我父親。

不想讓在天上的父親,還要為我擔心。

我知道我要努力過得很好,真的很好。

所以唯一可做到的是,就是明年存錢去父親的老家安徽合肥,帶他照片去看看。
畢竟是他19歲以前生活的地方。
說到做到。

又大哭起來,
看了書中這段:

        我說
爸爸借我抱一下
    你笑著看我
    你摟著我的肩
    我緊緊抱著你

       如果
    知道
這是最後一次抱你
    我絕不會鬆開手



我也 
好想念  
     好想念  
我的爸爸!

 

world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粉餅限量
  • 每個人都用著不同的方式記憶著父親--我喜歡
    去安徽合肥走走
    很需要 或許藉由地理空間的遊走
    是另一種與自己對話的方式
  • 路人甲
  • 我也好想念我父親...